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欲望辦公室(全)

第 125 部分閱讀

    “你更喜歡那時的我”薛諾向后靠在男人的小腹上。

    “我喜歡任何時候的你,兩年半以前的你,一年以前的你,現在的,明年的,十年后的你,二十年后的你,一百年后的你。”侯龍濤用左手把女孩的眼睛捂住了。

    “濤哥”薛諾把男人的拉開了,本想起身擁抱他的,卻突然愣住了,他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著一枚閃閃發光的鉆戒

    侯龍濤推開了一間臥室的門。

    茹嫣正站在床邊,往那雙舉世無雙的修長美腿上套著絲光的褲襪,她看到男人走進來,提好褲襪迎了上去。

    侯龍濤貼住了女人,低頭吮了吮她的香唇,掏出一個首飾盒,打開露出里面的鉆戒。

    茹嫣看了一眼戒指,把額頭枕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侯龍濤拉起美人的左手,那戒指戴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兩個人一句對話都沒有

    月玲趴在大床上,翻看著一本時裝雜志,她穿著一條短小的絨褲,半個圓嘟嘟的屁股蛋都露在外面。

    侯龍濤進了屋,坐到了女人身邊,拍了拍她的翹臀,“別看了。”

    “干什么”

    “別看了。”侯龍濤彎下腰,嘬住了美人屁股上的嫩肉,用力的一吮。

    “唉喲”月玲痛叫了一聲,扭身在男人身上打了一下,“討厭,干什么啊”

    侯龍濤掏出了一副撲克,“陪我打會兒牌。”

    “打牌”月玲奇怪的望著男人,這種要求可不常見,“文龍他們呢不陪你玩兒”

    “我要你陪我玩兒。”

    “切。”月玲好像明白了男人的意思,嫵媚的一笑,轉過身來趴在男人的胯間,邊抬眼望著他,邊在他的褲子上親了一口,然后就開始解他的拉鏈。

    “我不是這個意思,”侯龍濤把美人抱了起來,“是真的要你跟我打牌。”

    “啊”

    侯龍濤把美女抱在懷里,“我要你跟我敲三家兒,還記得用什么做賭注嗎”

    “記得,永遠不會忘的。”月玲用臉貼住了男人的胸口。

    侯龍濤托起女人的下巴,和她纏綿的接著吻,手上把牌分成了六摞。

    月玲靠在男人的懷里,手里的牌都被看光了,但她根本不在乎,那根不斷在她兩個耳孔里輪流攪動的舌頭已經讓她意亂情迷了。

    侯龍濤很快就贏了第一把,“你知道我愛你的嗎”

    “嗯。”

    侯龍濤很快又贏了第二把,“愿意做我的妻子嗎”他的手上多了一枚鉆戒

    如云懷孕已經有五個多月了,原來的蜂腰已經成了一個小水桶,但這不僅絲毫不影響她雍容華貴的高雅氣質,發而為她增添了一分母性的美感。

    美婦人坐在陽臺上,享受著仍很溫暖的陽光,她則在閱讀一本英文偵探小說,時不時的抬眼看看在遠處蔚藍的湖水中嬉戲的姐妹們,她輕輕的出了口氣,自己實在是太久沒過過這樣安逸的生活了,放松一下真是有益身心。

    侯龍濤上了陽臺,走到女人身邊,彎腰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又在她小腹上親了親,然后在小桌另一邊的椅子上坐下,“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兒了”

    “嗯什么事兒”如云把書放下了。

    “已經過來三個多月了。”

    如云會心的一笑,“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何必還要念念不忘呢”

    “我只想知道我是不是讓你滿意。”

    “呵呵,你不過是想聽表揚罷了,我是不是滿意,你早就知道了,我也不只一次的說過。”

    “哼哼哼,我能向你坦白一件事兒嗎”侯龍濤伸手握住了美人放在桌子上的玉手。

    “你又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兒了”如云笑望著心愛的小男人,她對于對方想說什么已經有所感覺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完

    預計下章最早發表時間:美國時間1022005。

    羔羊:http:。lablite。bbsinex。php

    人民公社:http:。rebbs。

    第二百二十章  逍遙自在

    1102005

    “來,”侯龍濤起身,把如云也拉了起來,坐到陽臺一側的長沙發上,讓她橫坐在自己的腿上,將臉枕在她豐滿無比的美乳上,右手撩起她的長睡袍,輕輕的撫摸著她圓圓的小肚子,“你知道我要說什么嗎”

    “有一點兒感覺,但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蟲,還是你告訴我吧。”如云低頭吻著男人的頭發,她喜歡自己的小丈夫這么賴著自己。

    “我是一個胸無大志的小男人,”侯龍濤抬眼望著月上的嫦娥,“真的,我是,你還會愛我嗎”

    “什么叫胸無大志”如云慢條斯理的整理著男人的頭發。

    “有了你,有了她們,有了咱們的孩子,我就心滿意足了,我對追名逐利已經沒有什么興趣了。”

    “這就是你要向我坦白的事情”

    “嗯。”

    如云捧著男人的臉吻了起來,抓住他的左手,引到自己的雙腿間。

    侯龍濤知道愛妻最近因為荷爾蒙的緣故,需求特別的強烈,但那絕對是美差啊。

    如云把男人的手按在了自己小饅頭一般的上,一邊擠壓他的手掌,一邊自己向上拱。

    侯龍濤隔著美人的內褲都能感覺到她里散發出的熱量,自己的身體也跟著熱起來了。

    “老公”如云舔著男人的耳朵,“我要老公你是我愛人,我孩子的父親,老公”

    侯龍濤明白美人的意思,也已經被她那條靈活的舌頭舔得骨頭都酥了,但還是猛的甩了甩頭,把她放到上沙發上,自己站了起來,“等等等。”

    “怎么了”

    侯龍濤單膝跪在了地上,拉住美婦人的左手,“我知道你受過一次傷害,我知道你對婚姻并沒有什么信心,但我會盡我”

    如云用兩根玉指壓在了男人的嘴唇上

    ***    ***    ***    ***

    “咱們認識有十年了吧”侯龍濤拉著任婧瑤柔軟的小手,在樹林里慢慢的散著步。

    “嗯,可不是嘛,從十六歲到二十六歲,正好兒十年。”

    “那時候還都是不懂事兒的小孩兒呢。”

    “是啊,無憂無慮的。唯一費心的,就是交男朋友了。”任婧瑤甩著男人的手。

    “就是沒在我身上費心。”

    “呵呵,”任婧瑤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感覺,“現在還吃醋啊人家早就是你的人了。”

    “哼哼哼。”侯龍濤摟住美人,跟她口舌相交了一陣。

    任婧瑤抱著男人的身體,“中午的時候我們都看見了。”

    “看見什么了”侯龍濤撫摸著美女的秀發。

    “我們在湖里玩兒的時候,看到你和云姐在陽臺上你從后面你知道的。”

    “看就看見了吧,你不是嫉妒吧”侯龍濤抓住女人連衣裙的后腰處往上拉,直到她雪白的屁股都露了出來,然后就開始在嫩嫩的臀肉上揉捏。

    “不是嫉妒。”

    “那為什么突然說起來”

    “跟孕婦有什么不同的感覺嗎”

    “你哪根筋不對了”

    “我龍濤”任婧瑤抬眼望著男人,雙眸中出現了一種純潔的神采。

    侯龍濤能看出那種純潔不是裝出來的,并非她以前那種裝出來,用于吸引男人的假清純,而是純出自然,“你到底怎么了”

    “龍濤我也想給你生孩子。”

    “哈哈哈,不用著急,有一個未婚先孕的就足夠了。你想做我孩子的媽,先得做我老婆。”侯龍濤用手里的鉆戒在美女的屁股劃了一下

    ***    ***    ***    ***

    “媽,你看啊。”薛諾把左手伸到了母親的面前。

    “很漂亮。”何莉萍慈愛的摸了摸女兒的頭發。

    “要是濤哥也想你求婚,你會答應嗎”

    “這”何莉萍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    ***    ***    ***

    侯龍濤著健美身軀,拉開一扇淋浴的玻璃門,里面已經站了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成熟雪白的在水霧中散發著朦朧的性感。

    何莉萍輕輕撫摸著自己光滑的身體,把溫熱的水流抹開。

    侯龍濤走了進去,從后面一把將香噴噴的女人抱住了,堅硬的大壓在她圓滾柔軟的屁股上,兩手攥著她那一雙豐滿的,牙齒咬著她的肩膀。

    在男人剛一碰到自己時,何莉萍的身體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侯龍濤感覺到了美女的異常反應,“諾諾告訴你了”

    “什么”何莉萍被男人從后面一撞,上身略微有點前傾,右手撐住墻壁,左手扶著他的胳膊,烏黑的長發散開了,如同瀑布般的垂下,被水打濕,“諾諾什么也沒告訴我。”

    “哈哈哈,我的大寶貝兒也會說謊啊”侯龍濤用在艷熟婦的美臀上蹭

    著,“諾諾肯定已經告訴你我向她求婚了。”

    “嗯,她她告訴我了嗯啊”何莉萍在男人的猥褻下發出了性感的喘息聲。

    “你怎么樣”侯龍濤托著美人的,手指撥著她勃起的奶頭。

    “啊什么什么怎么樣”

    “你知道我說什么。”

    “我我不知道”

    侯龍濤放開一只,右手從女人的屁股后面摳進她的里挖弄,“大寶貝兒,嫁給我吧。”

    “”

    “嫁給我。”

    “我知道你愛我,我也我也愛你嗯嗯嗯”何莉萍強忍著性快感對自己身體的沖擊,“但是不合適啊”

    侯龍濤雙手抓住女人飽滿的屁股蛋,向兩邊撤開,露出水嫩的屄縫和屁眼,一半巨大的擠進狹小的口里,但就是不再向里深入,“嫁給我。”

    “這”何莉萍想向后面挺屁股,用去“吃”大,可臀峰被男人用力捏著,無法挪動半寸,就算是被水沖著,還是急出了一身汗。

    “你答應我,我就給你插進去,嫁給我吧,大寶貝兒。”

    “老公啊我答應你我什么都答應你老公”

    侯龍濤猛的向前一拱屁股,抱住了美婦人向后彈起的身子。

    何莉萍扭過頭來,和男人瘋狂的接著吻。

    侯龍濤抱著大美人向后挪了兩步,讓她能看到淋浴間外面,洗手臺上放著一枚價值連城的鉆戒

    ***    ***    ***    ***

    淺粉色的跑步鞋,天藍色的運動褲,純白的緊身運動小背心,一條白色的汗帶,加上扎起的馬尾辮,陳曦一幅標準的都市運動女孩打扮。

    美女沿著湖邊的小路慢慢的跑著,優美的景色,清新的空氣,加上宜人的天氣,很適合鍛煉,自從到了這里之后,她每天傍晚都會出來在莊園里跑跑步,只不過前幾天一直有薛諾一起湊熱鬧,今天只有她一個人。

    陳曦跑了沒有幾分鐘,就聽到背后有人追了上來,她回過頭,來人已經到了跟前,是自己的心愛男人。

    侯龍濤在女孩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一把把她橫抱了起來。

    “濤哥”

    侯龍濤抱著美人在湖邊的一張石椅上坐了下來。

    “干什么特意跑出來找我”陳曦正過身子,跨坐在男人的雙腿上,勾住他的脖子,歪頭望著他。

    “小曦。”侯龍濤箍住女孩的細腰,想要擁抱她。

    陳曦繃著身子,抗拒著男人的力量,“我我已經出汗了。”

    侯龍濤又在胳膊上加了三分力,把女孩拉進了懷里,她身上只有淡淡的茉莉花香。

    “啊濤哥”陳曦用額頭頂住愛人的腦門,閉著眼睛,和他甜蜜的互相親吻。

    侯龍濤把女孩頭上的汗帶和系辮子的皮筋拉掉了,柔順的長發皮散開來,散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