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恐怖靈異 > 絕頂唐門

第1453章 還看今朝(大結局)

    <script>readx;</script>陳彬第一次在聶彥面前,露出了“意外”這種情緒。水印測試 水印測試/

    因為,他太了解聶彥這個人了。

    聶彥從來就不是一個為別人考慮的人,他的虛榮心太重,卻不肯下功夫為他的虛榮而付出,他對九尾狐隊長的名號,比對他自己的實力看得更重,他每天戴著一張“看上去很有隊長氣質”的面具,實際上對隊長的責任卻沒有太多的想法。

    直到去了戰戈,聶彥才稍微有一點承擔,可是,換來的也是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底線,甚至和梁笑澤這樣的人為伍,如果說以前在九尾狐的聶彥還有得救,那在陳彬看來,戰戈之后的聶彥,就可以放棄治療了。

    可是,陳彬在這里聽到的,卻是聶彥問出了一個,他絕對沒有想到的問題。

    “當年,我到底浪費了你多少時間?”

    陳彬的目光往下移動,聶彥依然舉著的那個沉重的木頭盒子里,裝的卻只是一根項鏈。

    那根項鏈和聶彥脖子上掛著的那根一模一樣,只不過,更新一點,也更精致一點。

    陳彬嘆了口氣。

    聶彥唯一的一次,以九尾狐代理隊長的身份,帶隊前往西雅圖,一個粉絲手工為全隊做了一套項鏈……

    所有人都有,只除了當時家里有事,實在是去不了的陳彬。

    而聶彥不知道花了多長時間,找材料,又做出了這條一模一樣的項鏈。

    陳彬又嘆了口氣。

    當年,他是真的把聶彥當九尾狐下任隊長來培養的,比起機甲他們。他花的心思和時間更是成倍,因為培養戰隊核心和培養隊長。完全不是一個概念。

    可惜,聶彥一再讓他覺得自己的選擇做錯了。

    至于那些時間……

    “很多。很多很多”陳彬接過聶彥手上的盒子,瞇著眼睛朝他哼笑了一聲,“不是你做個項鏈的時間能還得了的。”

    “……”聶彥先是愣了一下,可愣完了之后,他卻笑了。

    陳彬又看了一眼聶彥身后的衛臨淵跟譚錦書,朝他們揮了揮手。

    兩個人聳了聳肩,暫時回避了。

    陳彬看了看聶彥:“以前吧,我看你不爽還算是有理由,你今天這么一搞。以后我看你不爽都沒道理了,你說怎么辦?”

    “那就不要看我不爽了?”聶彥咬了一下嘴唇,問道。

    “多占便宜的提議。”陳彬搖了搖頭。

    看聶彥不舒服,已經是這么多年深入了潛意識的一種本能,就算聶彥再拿十條項鏈來,都是無法再扭轉的了。

    聶彥點了一下頭,也沒有再說什么。

    這次wcg重回流域戰隊之后,他是親眼看著衛臨淵,仔細拿他的訓練視頻一遍遍地看、一遍遍調整訓練他的訓練計劃。他才意識到,當年可能陳彬付出的還要更多。

    因為,對于衛臨淵他們來說,他只是一個隊友。而陳彬當時那是在培養隊長!

    聶彥跟衛臨淵進入了一次深談,雖然全程衛臨淵都在說“陳彬當年做事不講方法”,或者“陳彬就是個毒舌。根本不會培養選手”等等,但不知道為什么。聶彥卻總是想反駁他……

    然后,他找出那條項鏈。照著做了很久,才做出了一模一樣的一條。

    可要去跟陳彬說對不起,他也不甘心,他的死腦筋直到現在,也不覺得他有什么錯。

    真正讓他下定決心要來的,還是陳彬孤身一人,面對兩個主神,突破自己主神極限逆天翻盤的那一戰!

    聶彥驚了。

    百沸之水,止于冰下!

    他親眼看到,那百沸之水破冰而出的那一刻,竟然那么的震撼。

    那才是一個隊長的實力,也才是一個隊長的擔當!

    如此一個站在劍戰頂峰的選手……

    聶彥忍不住回頭想,陳彬又不是欠他聶彥幾百萬,憑什么他就能心安理得地享受陳彬花費自己的時間去訓練他?就因為他那一句“我聶彥,此生絕不與九尾狐為敵”嗎?

    聽的人信了,說的人沒信。

    聶彥在門口站了很久,想了很久……

    不知道什么時候,門已經關了,當然,陳彬也沒邀請他進去坐坐。

    可是,他做的那條代表九尾狐戰隊全體一心的項鏈,陳彬卻沒有退出來。

    陳彬收下了。

    對于聶彥來說,他來這里的期望也不高,陳彬沒有把那項鏈扔他臉上,他就覺得已經夠了。

    以后,他就是流域戰隊的聶彥,他的整個職業生涯,都將與流域綁在一起。

    這一次,一定永不背叛!

    ……

    第二天一整天,所有的戰隊都在為晚上的年度總冠軍頒獎儀式做準備。

    九尾狐戰隊當然也不例外,他們畢竟是年度總冠軍頒獎典禮上的主角!

    米曉已經為他們送來了更新了最新贊助商的全新隊服……

    換上隊服之后,九尾狐先去接受了記者的采訪,然后才前往溪谷空中競技場的頒獎儀式現場。

    臺上的showgirl穿著閃亮的衣服歡快地跳著熱舞,臺下的觀眾也都高舉雙手歡呼著。

    隨著一支支戰隊的入場,觀眾的歡呼聲也就一疊高過一疊。

    今天劍戰項目年度總冠軍頒獎儀式,雖然沒有比賽,但是,比起決賽還更加一票難求!

    整個溪谷空中競技場座無虛席……

    臺上依次跳完了每一支八強戰隊的隊歌,最后一曲王者花冕跳完之后,主持人多啦a秋登上了舞臺。

    多啦a秋今天穿的是一件淡橙色和白色相交的拖尾禮服,她的頭頂上,戴著一頂由只在這個寒冬時節盛開的梅花、蝴蝶蘭和星星草編織而成的花冠。雪白的梅花,粉色的蝴蝶蘭和一顆一顆銀色的星星草。讓她這一出場就如仙女一般,引得臺下一陣咔嚓咔嚓的拍照。

    主持人戴著花冠出場。更加讓九尾狐的粉絲興奮。

    而果然伴著王者花冕的背景音樂,最先被請上臺來的,就是九尾狐戰隊的全隊選手,包括昨天剛趕到的經理人米曉,以及戰隊的研究部門總管岳方直。

    多啦a秋并沒有問他們什么話,只由美麗的showgirl無聲地將一塊塊刻著名字和id的金色冠軍銘牌,掛到他們的脖子上……

    而多啦a秋自己的手中,則端著大大的年度總冠軍獎杯,以及最大的一頂花冠。她并沒有直接交給冠軍隊的眾人,而是開口說話了。

    “今天,我們ces聯盟有幸請到了劍戰項目總策劃師李青曜先生,以及863計劃模擬引擎項目總工程師陳國謙上將,為我們劍戰十周年的年度總冠軍頒獎……”

    藍白臉都僵了一下。

    陳彬差點沒跌到地上。

    劍戰的游戲引擎申請了國家項目資金這個他們知道,但那只是申請的貸款而不是劃撥款,又沒說不用還,那么,為什么來的是陳國謙?

    一個年輕的游戲策劃師。扶著一個眼神犀利、腰背筆直的老爺子,慢慢走上臺來。

    陳國謙似笑非笑地看著陳彬,將大大的獎杯,毫不費力地拿起來。送到了陳彬的手上……

    陳彬將獎杯遞給身邊的小雅,上前去抱了一下他,嘴里卻是沒一句好話。“也不看看自己多大歲數了,還到處跑。閃著腰了不要我揉?”

    “少賣乖,老頭子我身子比你壯實多了。再說了。我有孫子揉腰,你有?”陳國謙一拳頭就砸在了陳彬肩膀上。

    “我……”陳彬還真被堵住了。

    結果,他還沒跟上老人家的節奏,就看到老人家的眼睛已經在小雅身上不停掃來掃去。

    多啦a秋已經在一邊斯巴達了……

    而陳國謙似乎沒有準備跟自家孫子多聊幾句,把那花冠往小雅腦袋上一扣,就朝著陳彬嚴肅地道:“打完比賽回家過年。”

    “好。”陳彬正在點頭,就聽老爺子下一句已經沖出來了。

    “不過,還是一個人的話,就別回來了。”老爺子說完就揚長而去。

    陳彬聽到了隊友們很不友善的嘲笑聲。

    很快,年度冠軍的頒獎結束,年度積分第二的弒神戰隊,也登臺領獎,隨后第三第四一直到第八,都一個個上臺來。

    只是紅巢戰隊和狂戰戰隊領獎出現了一些小插曲,因為戰隊已經不存在了,葉驕陽強烈建議兩支戰隊今年的積分,應該合并到一起,拿今年的年度第一,當然,這個提議被聯盟主席毫不猶豫地打回去了。

    于是,紅巢和狂戰還是分別領獎,只不過,粉絲又是別有一番唏噓了。

    頒獎結束之后,幾個戰隊的十幾個選手應邀上臺,打了一場死亡征召的表演賽。

    不算太激烈,卻是各種損招迭出,看得臺下粉絲一陣陣地狂笑。

    “你們說,我們真的會被粉絲永遠記住嗎?”機甲從椅子上站起來的一刻,眼圈又紅了。

    “不會。”他身后的荒唐淡淡地回答,“這世上,只有悲劇,才會永恒……”

    誰知,荒唐剛剛說完這句話,突然一個身影沖上了舞臺,大喊一聲:“不許動。”

    陳彬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荒唐……

    果然是主角光環,說什么來什么?

    那個身影很多人都不認識,但參加過今年ad的職業選手全都認識。

    戰戈戰隊前公會總會長,戰無傷!

    多啦a秋被戰無傷這一口氣沖上來的氣勢嚇了一跳:“請……請問……”

    “哈哈哈哈哈,”戰無傷掀開自己的隊服,露出里面一圈一圈的炸彈,“我在游船上打了那么久的工,終于攢到了買炸彈的錢,今天,我要在這里讓你們這些明星選手全部葬身火海,然后,明年我們戰戈戰隊。就可以一舉奪冠了!”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