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玄幻魔法 > 邪情花少(豪門風流史)

第98章

    開了自己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雙鋒,周亞楠不由的心中一松,但馬上的,美艷妇人的心中又是不由的一紧,她已經感觉到,李則天的头雖然離開了自己的雙鋒,但是卻并沒有脱離和自己身体的接觸,這樣一來,就像是在不停的亲吻著自己的小腹一樣的,而且,李則天的头還在一路向下,感觉到這一切以后,美艷妇人的心不由的怦怦直跳了起來,這个李則天,膽子也太大了吧,難道,難道他是想亲吻我的那里么,可我,可我是她的嬸嬸呀。提供

    想到這里,美艷妇人更加的紧张了起來,但是在紧张的同時,美艷妇人又感觉到了一絲刺激,李則天微微顯得有些毛燥的挑逗,使得這个美艷的妇人感觉到似乎在李則天吻過的地方,正有一團火鉆入了自己的身体一樣的,在這樣的刺激之下,美艷的妇人咬住了性感而微薄的嘴唇,她在猶豫著,要不要拒絕李則天的挑逗。

    就在美艷妇人有些患得患失的時候,卻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兩退之间正在長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神秘叢林处一熱,原來李則天的头一路向下,已經來到了自己的兩退之间了,從他的鼻子里呼出來的熱氣,也鉆過了自己的長裤,打在了自己兩退之间嬌嫩的肌膚之上,那種如同觸電一樣的感觉,讓成熟美妇的身体不由的一抖。

    但馬上的,美艷熟妇就跟給人踩著了尾巴一樣的,猛地一下坐了起來,一把推開了李則天,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射出了兩道寒光看著李則天,嘴里也歷聲的道:“李則天,你太過份了。”一邊說著,美艷妇人一邊揚起了手來,那樣子,就像是恨不得狠狠的給李則天一記耳光一樣的。

    李則天的嘴一路向下,在離開了成熟美妇的一對正在上衣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豐滿而充滿了彈性的雙鋒以后,滑過了美艷妇人柔软的小腹,聞著周亞楠的身上散發出來的成熟妇人身体里特有的幽香和汗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感受著美艷妇人襯衫下的肌膚在自己的臉下微微微顫抖著的樣子,李則天感觉到,自己的喀秋莎已經變得坚硬而火熱了起來。

    隨著一股帶著微微的腥搔,又帶著一絲幽香的氣息撲面而來,李則天感觉到,自己臉部的觸感一下子變得柔软而溫熱了起來,感觉到了這一切以后,李則天不由的在心雖歡呼了起來:“嬸嬸,我來了,我的臉終于碰到你的神秘叢林了,我終于聞到你神秘叢林的氣息了,啊,這氣息真的太香了,我都要陶醉了。”

    一邊在心中吟唱著,李則天一邊在開始体會起自己的臉貼在了成熟美妇的兩退之间的正在長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神秘叢林上的那種讓人心動的感觉,無法用筆墨形容的柔软和彈性,幽幽的帶著一絲搔味的雖然不太好聞,但是卻無比的刺激人的的氣息,對李則天都構成了一副無比刺激的感觉。

    而且,李則天還感觉到,從周亞楠的兩退之间,似乎還散發出了一股湿熱的感觉,而自己的臉上也明顯的感觉到了一股湿意,感觉到這一切以后,李則天更加的兴奋了起來:“哈哈,嬸嬸果然是一个外表冷艷而内心風搔的極品呀,剛剛我只是微微的挑逗了她一下,她的神秘叢林里就流出水來了,這碰到這樣的極品美妇,真是我李則天前世体來的福氣呀。”

    因為感觉到了從美艷熟妇兩退之间正在長裤紧紧地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神秘叢林上散發出來的湿意,李則天以為這个美艷的妇人已經情動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正想要张開嘴,將美艷熟妇的神秘叢林給含在嘴里,但卻想不到一股大力將自己給推了開來,看著美艷妇人一副柳眉倒豎,作勢欲打自己的樣子,李則天的心中也是不由的微微火起。

    自從童麗麗離開以后,這个美艷的妇人無時無刻的不在有意無意的挑逗著自己,可是每一次,大自己兴奋了起來的時候,美艷妇人又開始抗拒著自己的挑逗,是泥人也是有三分火氣的,更何況現在的李則天的已經完全給辣椒熟妇挑逗了起來,在得不到發泄的情況之下,韋小定的一下子轉化成了心火,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

    看到李則天的臉色,美艷妇人一张彈指可破的俏臉之上漸漸的放松了下來,似乎是意識到了自己的態度有些不好一樣的,美艷妇人輕聲的道:“則天,對不起,我不應該發那么大的火的,但是你也真是的,去動人家的那里干什么呀,你不知道人家的那里是最寶貴的地方么,突然间受到侵犯,我發火也是一時情急,你就不要生氣了好不好呀。”

    美艷熟妇在說話的時候,又恢復了那種又软又膩的聲音,一张彈指可破的俏臉之上又露出了那種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李則天看到眼前這个妇人瞬息萬變的樣子,心头的火氣再一次的轉化成了欲火,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猛的撲了過去,將美艷熟妇給壓到了沙發之上,一只手在美艷熟妇的兩退之间乱掏著,而头也一低,就向著美艷熟妇的櫻唇之上吻了過去。

    美艷妇人微微一驚,沒有想到李則天竟然大發了起來,不顧現在是在辦公室里,就要强自己,在這種情況之下,美艷妇人伸出了一只手來,撐在了李則天的下巴之上,不讓李則天吻到自己,而同時,美艷妇人夾紧了雙退,阻止著李則天對自己的兩退之间正在長裤紧紧的包裹之下的豐腴而肥美的神秘叢林的侵犯,但是奇怪的是,這一次美艷卻并沒有出聲,相反的,反而將嘴唇紧紧的閉了起來。

    李則天畢竟是个男人,而周亞楠雖然成熟美艷,但卻是一个弱質女流,時间一長,周亞楠就有些支持不住了,在這種情況之下,李則天的嘴唇慢慢的靠近了成熟美妇的性感而微薄的嘴唇,眼看著李則天就要吻到這个美艷的妇人了,一陣不適宜的開門聲卻突然间響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美艷熟妇和李則天都是微一驚,李則天抬起了头來,美艷熟妇趁機一把推開了李則天站了起來,一邊不慌不忙的整理著自己已經有些凌乱的衣服,一邊嗔怪的白了韋,則天一眼:“則天你看你,就知道欺負你嬸嬸,你看你將你嬸嬸的衣服弄得,不行你得賠我。”周亞楠說話的聲音又软又膩,而一张彈指可破的俏臉之上的表情除了嫵媚就是嫵媚,根本看不出來她對李則天剛剛想要自己的行為有一絲一毫的生氣。

    在說完以后,美艷妇人突然意走到了李則天的面前,伸出手來,在李則天的臉上輕輕的捏了一下,然后如一陣風一樣的從李則天身邊跑過,開門去了,而李則天本來正在暗恨著是哪一个該死的遲不來早不來,卻偏偏這个時候撞了過來破壞了自己的好事的失落之中,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臉給周亞楠纖細而柔软的小手給捏了一下,心中一蕩之下,李則天又心情大好了起來,只是這時候李則天完全沉醉在了周亞楠的溫柔之中,卻并沒有發現周亞楠走起路來是那么輕快,絲毫沒有剛剛才扭傷了腳行動不便的樣子。

    開門的自然是张麗雅了,看到周亞楠打開了門以后,张麗雅提著一大包菜走了Ű
重庆时时稳赚方法